長租公寓屢屢出事 當代年輕人的住房焦慮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8-20 20:09:11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正商智慧城二手房

中國網科技10月22日訊(記者 胡愛善 實習記者 羅萍)寒露過后,北京天氣變得越發寒涼。清晨,在城市三環內工作的上班族從各個地鐵口蜂擁而出。他們當中有很多是租房客,一大早從天通苑、草房、蘋果園、通州北苑等北京各個方向趕到三環內的寫字樓上班。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小陳從擁擠的五號線車廂里擠了出來準備換乘十號線,他剛一掏出手機,就收到了某新聞客戶端的一條彈出新聞“夫妻租住自如半年發現針孔攝像頭”,而就在前一天自如又被曝出“甲醛超標依然出租”的新聞,這讓小陳感到恐慌焦慮,他就是自如租房客之一,長租公寓屢屢出事,他該住哪兒?

近年,隨著消費升級的來臨和年輕人買房觀念的轉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再將買房看做是生活必需品,而是選擇有品質的青年公寓,將租房住看做是一種生活方式。舒適的居住環境、便捷的找房體驗和美好的社區互動,也讓這類長租公寓品牌備受白領青年的青睞。根據自如發布的《中國一線城市白領青年居住生活報告》統計,在一線城市中,79%的白領青年認為只要住得舒心,認可租房住的生活方式。

消費升級如同時間一樣不可逆轉,無論認可或排斥,有人年輕,有人老去。與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那代人不同,80后、90后大學生進入社會后,追求生活品質,不愿將就成為一大特征。而如今,他們被迫住到郊區,無法住在本應該屬于他們的都市,無法分享參與創造的都市成長與繁榮的成果。年輕人才是都市的心臟,年輕人必須活躍于城市的中心區域。而長租公寓的出現解決了原本無法買房的年輕人在城市的居住問題。

長租公寓不僅僅是房,還是一個共享的港灣;對一座城市來說,長租公寓承載了鎖住人才、培育城市競爭力的使命。住房租賃市場亦成為繼房屋買賣市場后,讓年輕人在城市扎根逐夢,實現“住有所居”的重要載體之一。

據了解,長租公寓的運營模式為:業主將房子委托給資產管理機構,機構進行裝修配置后再通過互聯網App等出租給青年白領,并提供免費寬帶、雙周保潔和免費維修等服務,極大便利了城市白領青年的居住生活。例如自如App,其根據找房用戶的需求打造了覆蓋租住生活全場景的高品質居住生活產品和服務,用戶在找房時,從看房、簽約、入住全流程在線化,并且其采用的電子租房合同更是十分便捷,甚至無須實地看房便可直接簽約。

小陳告訴中國網科技:“大學畢業來北京工作,選擇自如租房就是看中它的方便,不僅裝修風格簡約舒適,而且可以馬上拎包入住,臨近地鐵。滿心以為通過自如租上了安心舒適便利的生活,哪知道自己卻面臨了更多健康和隱私安全的威脅”。

小陳的擔心并不是空穴來風,自8月以來,長租公寓就被曝出各種問題。

擴張房源 租金上漲

8月17日,原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炮轟自如、蛋殼為代表的長租公寓,除了供給、需求、季節的因素外,資本方如自如、蛋殼等長租公寓運營商以高出市場價20%-40%的價格爭搶房源,嚴重違背市場規律,擾亂了業主的心態,吊高了業主的胃口,讓業主開始要高價。第二天便憤然從我愛我家離職,直言“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

而早在今年8月1日,一篇作者名為“xianpian”的帖子在水木論壇上發表,曝光自如與蛋殼兩家住房租賃企業為爭搶房源,哄抬租金一事。據該帖子稱,他在天通苑有一間120平方米的三居室準備出租,陳先生心里預期是7500元每月,自如先報價8500元,蛋殼加到9000元,隨后自如又提到9500元,雙方互相加價,幾輪過后,蛋殼最終給到10800元每月。

租更多的房源,讓別人無房可租。市場總量相對固定的情況下,誰能夠從業主手里搶到長租房源,誰就能在這幾年內擁有話語權。

在資本的支撐下,從市場上不計成本瘋狂收房子,以高于市場正常價格的20%到40%在爭搶房源,人為抬高了收房價格,再將這部分成本轉嫁給承租人。

北京市住建委對自如、相寓兩家住房租賃企業進行現場執法,北京自如生活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查實涉嫌存在違法違規問題。

甲醛超標,自如租客反映自如的空氣檢測流于形式

8月31日,一篇題為《阿里P7員工得白血病身故,省錢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今年1月,37歲的王某入職阿里巴巴杭州總部。入職體檢結果顯示其各項指標正常,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王某在杭州租住了自如的一套復式房子,今年7月,感覺身體不舒服,在醫院檢查后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7月13日,王某因病情惡化去世。

王某去世后,其妻對王某所活動的工作及生活場所進行了檢測發現,房間內的甲醛嚴重超標。王某的妻子將自如訴至法院后,卻接到了自如要與其解除租住合同的信息,但其房租尚未到期,房屋也還在使用。

2016年,《北京晨報》報道,已經懷孕的任女士和丈夫劉先生租下了自如在大興區舊宮的一處房子,三月后突然患上白血病,不得不將胎兒引產,任女士憤而起訴鏈家公司,后敗訴。

2017年11月,租住在北京昌平區自如房的租客在入住后感到身體不適,到醫院就診,被告訴患上了急性支氣管炎,可能是甲醛中毒,第三方檢測自如公寓甲醛超標。

今年8月5日,北京的媒體報道,北京朝陽區自如租戶因房屋甲醛超標產生了惡心、頭暈等癥狀,當該租戶要求退還租金和服務費的時候,自如回應說,公司因甲醛超標賠償用戶一月房租的政策已在近期取消。

8月20日,有報道說,北京租戶阮先生在自如上租了一套月租10000元的兩居室,剛搬進一個星期多,身上起滿了紅包,經檢測,房屋甲醛超標。

2018年8月28日,中新經緯報道,劉女士在自如租下了北京海淀區的房子,一年后公司體檢,發現體內白細胞低的像化療病人。具專業機構檢測發現,房屋內甲醛嚴重超標。

近期,又有自如租客曝出經過測試發現房屋甲醛超標后退租,第二天就看到自如未采取任何處理措施掛上網頁出租給別人,價格還上漲了100元。

自如租客提供截圖

時至今日,“甲醛超標”依然沒有得到一個很好的解決,有不少自如客向中國網科技反映,自如的客氣檢測流于形式,檢測報告遲遲等不到,想維護自己權益舉步維艱。

自如品牌公關對中國網科技表示“ 9月1日,公司即完成了全國九城20603間首次出租房源下架,并進入空氣檢測及治理流程。目前已與全國62家CMA認證空氣檢測機構開展工作,但產能還是存在缺口,已經積極嘗試溝通國內國際權威檢測機構、檢測設備、以有效提升權威檢測產能”。

自如公關還告訴中國網科技,自如從成立伊始就一直致力于提升室內空氣質量與環保品質,分為三個階段2011年——2015年:所有的家具、家電采用品牌產品(宜家、海爾等),所有板材符合國家E1級標準;2015年——2017年:對所有毛坯和老舊房源進行空氣治理后才對外出租;2017年——至今:啟動‘自如深呼吸’項目,探索從板材升級,裝修輔料升級降低單位裝載量,嚴控施工工藝四方面解決房源空氣質量環保問題。

另外,自2018年6月1日后入住自如首次出租房源的自如客如對空氣質量有疑問,可向自如申請免費空氣質量檢測。如存在房源空氣質量超標問題,提供以下三種方案(任選其一):1.無條件退租、換租;2.提供免費空氣質量治理,經檢驗合格后再入住;3.90天品牌空氣凈化器無償使用。”

甲醛對人體的影響不必再提,令年輕人感到絕望的是,資本看中了租房市場之后,一邊是日夜漲價的房租,一邊是不得不租的甲醛房,腹背受敵。

夫妻入住半年,隱藏的攝像頭正對大床

10月14日,據自媒體@呦呦鹿鳴報道,北漂的小C夫妻,在通過自如管家租住的月租3290元房屋內,發現隱藏攝像頭。

該攝像頭安裝位置極為隱蔽,在正對這床的插座里,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隱藏在插座后面的攝像頭對著床頭

小C反映“9月11日晚上,在臥室休息的時候,發現床邊的插座上有一個小孔。偷拍設備上有一個16G的存儲卡,可不間斷地錄制視頻”。

小C事后找過自如公司的一個工作人員進行溝通,但對方卻表示“此事與自如公司沒有關系。”

租客被蒙鼓里 租房套路貸

除此之外,一些長租公寓平臺存在租房貸的套路。每次交房租對年輕的租客來說都是一次心理壓力測試,房租是大部分年輕人的壓力所在。因此以自如、蛋殼公寓為代表的長租公寓打出了押一付一,甚至不需要押金的牌,很受市場歡迎。

然而問題就出現在這里,租客與長租公寓簽的并不只是一份租房合同,而是租房合同+分期貸款合同。長租公寓運營方已經通過放貸機構提前拿到了整個合同期限內的所有房租。租客每個月付的錢并不是房租,而是在還貸款。

比如選擇自如分期的租客在簽訂《租房合同》的同時,還需要簽訂一份《貸款合同》。《貸款合同》中明確標明:“本合同項下貸款期限為11個月。貸款起始日以貸款本金劃離乙方賬戶之日為準,甲方同意乙方委托第三方支付機構/銀行以資金代付的方式將本合同項下的貸款本金數額于貸款之日起從乙方賬戶受托支付至房屋資產管理人的指定賬戶。”

而長租公寓運營方也不會把自己提前拿到手的錢一次性都支付給房東,同樣是按月支付給房東,這樣運營方手里就有了大量的沉淀資金用于擴張房源和圈地。

據簡單統計,目前我國有超過1.3億的青年人通過租賃來解決居住問題,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是人口流入量最大的三個城市。有數據顯示,目前七成上以的租客年齡都在30歲以下,90后已經成為了租房領域的主要消費人群,也是我國未來推動社會發展的主力軍。面對如此龐大的年輕人群體,長租公寓問題層出不窮卻得不到有效解決,生命健康和高昂的房租正成為當代年輕人住房的主要焦慮。

( 編輯:單征宇 )

(責任編輯:解芳璇)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武汉市赚钱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