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戶籍限制,人口流動加快會帶來房價新一輪上漲嗎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5-22 22:18:28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景瑞陽光城法蘭公園

【原創】放寬戶籍限制,人口流動加快會帶來房價新一輪上漲嗎

(非特別標注,文章皆為譚浩俊原創)

發改委日前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任務》提到,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I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并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眾所周知,戶籍制度是制約人口合理流動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眼下,在人口流動問題上,一方面,“搶人大戰”愈演愈烈,各地為了獲得人才,不惜出臺各種優惠政策、扶持政策,導致人才引進也出現了“水分”,使人才難以靜心工作、安心創業,甚至在一些人才身上出現比較嚴重的浮躁問題;另一方面,城市落戶的門檻過高,又把大量勞動力、特別是農村勞動力阻擋在城市大門之外,使他們無法安心在城市工作,無法獲得城市居民的平等待遇。

事實上,對一座城市來說,人才和勞動力是同等重要的。就像一座寶塔,人才是塔頂,勞動力是塔身和塔基。沒有勞動力,城市就不可能得到發展,城市發展的基礎也不扎實。一個只關心人才、重視人才、而不重視勞動力、關注勞動力的城市,是不可能有真正的生命力的。

也正因為如此,在想方設法通過政策引進人才、搶奪人才的同時,如何通過戶籍制度改革,讓人才和勞動力都能合理地流動起來,才能真正讓人才和勞動力資源得到優化配置,才能讓城市的活力得到激發,才能把城市變成一艘流動的船。

恰恰是,在戶籍制度下,各大城市過度強調人才的引進,而忽視勞動力的流入,繼而讓城市發展出現資源配置不合理和思路的扭曲,一邊強調城市規模和人口數量,要做國際化大都市、區域化引領城市,一邊又在用戶籍制度限制勞動力的流入和歧視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的發展。一旦戶籍制度放開,城市公共服務不配套的矛盾將立刻爆發。

殊不知,城市規模的擴大和人口數量的增加,不可能都是由人才構成的,而主要應當由勞動力來組成。而城市勞動力的來源,則主要依靠農村勞動力的轉移。只有城市放開戶籍限制,讓農村勞動力能夠比較順暢地進入城市,與城市居民享受平等待遇,城市規模的擴張和人口的增加才不會出現空虛現象,才能更加堅實地向前發展。

很多人擔心城市放開戶籍制度后,會帶來“城市病”。如果按照目前的思路,確實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如果調整一下思路,由偏面追求城市規模擴大和人口增多,轉向公共服務同步推進和社會保障體系協同建設,所謂的“城市病”也就可以有效避免。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就有2億多流動人口長期在城市工作和納稅,他們實際已經融入城市。所謂的“城市病”,恰恰是城市發展過程中需要補上的欠賬。而戶籍制度改革步伐的加快,可以倒逼地方城市建設中加快欠賬的彌補,加大對城市公共服務的投入,不斷地健全社會保障體系。

在放寬政策限制,降低戶籍門檻,推動人口流動的同時,為了鼓勵地方加大公共服務的投入,中央財政在如何界定事權與財權方面,也要加快改革步伐,給地方下放更多財權,讓地方能夠財權與事權相匹配。否則,會影響地方推動戶籍制度改革、放開戶籍限制的積極性的。這也是前一輪改革沒有完全達到預期、中小城市好于大中城市的主要原因之一。顯然,中小城市戶籍的含金量是不及大中城市的。戶籍制度改革的難點,也在大中城市。

新型城鎮化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必須有明確目標和堅定信心。推動戶籍制度改革,無疑是促進勞動力資源配置優化、加快城鎮化進程十分重要的方面。因此,發改委在戶籍制度改革方面再放大招,就是要讓新型城鎮化走得更快一點、讓勞動力轉移更暢一些、讓城市的發展更合理一些。當然,也有人擔心,放開戶籍限制,會不會帶動新一輪房價上漲呢?不排除會出現這樣的現象。但是,因城施策的樓市調控要求,也會讓地方對房價有所敬畏、對調控政策有所敬畏、對廣大居民利益有所敬畏,不會輕易松動房價的,可以不必擔心。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武汉市赚钱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