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京南“硅谷” 呼之欲出

-回復 -瀏覽
樓主 2019-05-21 21:29:0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金大地翡翠公館

美國280、101、880高速公路,英國M4高速公路……這些公路編碼以及沿高速公路聚集的美國硅谷、英國M4走廊,都聞名世界。

如今,河北也開始建設這樣一個沿高速公路布局的科研轉化帶。

日前獲批的河北·京南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以下簡稱“京南示范區”),所涵蓋的創新聚集地,被G4(京港澳高速)、G45(大廣高速)、G3(京臺高速)三條高速公路串聯起來,有望形成京南“硅谷”。

作為首批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京南示范區的創建對我省有何重要意義?示范區將展示一張怎樣的藍圖?我省如何為示范區的創建“保駕護航”?

1旨在打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通道

河北并不缺科技園區、創新平臺,京南示范區會不會僅僅是個噱頭,或是新瓶裝舊酒式的概念炒作?

10月14日,在科技部主持召開的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記者的提問,省科技廳副廳長郭玉明解釋說,與以往獲批的科技園區、創新平臺相比,京南示范區具有更強的政策集成性、改革探索性、創新引領性。

“它是與中關村自創區和天津自創區、自貿區相呼應的國家級戰略性標志性創新平臺。”郭玉明對該示范區定位如是描述。

對中關村而言,“自創區”這個國家級創新平臺的搭建,為其發展帶來了無法替代的政策創新效應。比如,非上市中小企業通過股份轉讓代辦系統進行股權融資,擴大稅前加計扣除的研發費用范圍等一系列先行先試政策,大大激發了成果轉化活力,推動了中關村高新技術產業成長。

從既有實踐看,國家層面的示范區就相當于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特區”,這對于需要以創新發展促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落實的我省來說,恰逢其時。

根據《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對三地的定位,河北定位之一是“產業轉型升級試驗區”,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力,則需要通過更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來培育。

“現實是,我們被三地的‘政策梯度差’束縛住了手腳。”省科技廳廳長王志欣說,北京有中關村自創區,天津有自創區、自貿區。相比這些政策先行先試的“特區”,河北不僅平臺“碎片化”,也沒有具有誘惑力的政策對接,難言有承接成果轉化的吸引力。

而京南示范區的創建,無疑將彌補這個“政策梯度差”。

在新聞發布會上,科技部創新發展司副司長張旭明確提到,京南示范區要以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為核心,充分發揮跨區域輻射帶動作用,探索承接京津創新要素外溢轉移、與河北產業創新需求對接轉化的新模式,力爭在跨區域技術交易、人才引進、科技金融、財稅支持等方面形成一批探索性政策,為京津冀協同發展提供支撐。

縮小三地差距,補齊河北短板,創建京南示范區這一國家層面的部署,正契合了河北的現實需求。

“我省經濟結構偏重,資源能源環境約束加劇,京南示范區的創建是我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實現新舊動能轉換、建設創新型河北的戰略之舉,也是破解科技成果轉化不力、不順、不暢痼疾,打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通道的迫切要求。”王志欣認為。

而且,去年年底以來,國家相繼推出《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修正案)、《實施〈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干規定》、《促進科技成果轉化行動方案》等“三部曲”,力促科技成果轉化。

在此背景下審視,京南示范區要通過先行先試,為河北經濟發展提供切實的動力支持。

2“京津研發、河北轉化”模式加速形成

發布會上所描繪的京南示范區藍圖,引人遐想。

目前,示范區主要包括石家莊國家高新區、保定國家高新區、固安高新區、白洋淀科技城、亦莊·永清高新區、霸州開發區、長城汽車科技園、高碑店國際創新園、涿州國家農業科技園和任丘開發區等10個園區,形成“一區十園”模式。

“隨著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工作的推進,示范區的范圍還會隨之不斷擴大。”王志欣表示。

在這樣的基礎構架之上,京南示范區將如何借鑒國際成功范例,確保其在我省成功落地?

王志欣告訴記者,如今,示范區的功能定位、產業定位等都已明確。功能定位緊緊扣住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以“京津研發、河北轉化”為角色定位,將其打造為對接京津橋頭堡,創新創業新地標。

“大樹底下種好碧螺春。”提到京南示范區的錯位發展,王志欣對蘇州的錯位發展理念津津樂道。

他說,從地理位置上講,河北與蘇州的區位相似。蘇州距上海很近,這既是優勢也是劣勢,是“大樹底下好乘涼”,還是“大樹底下寸草不生”?蘇州憑借精準的錯位發展定位,避免了“燈下黑”,實現了強勢崛起。

此次,京南示范區“京津研發、河北轉化”的角色定位,也在頂層設計上規避了京津兩大科技高地可能產生的“虹吸效應”。

“除了錯位發展,我們還要用科技、生態的內容定位來優化產業結構。”郭玉明說,京南示范區將以“科技要素、生態底板”的內容定位來指導產業定位,重點發展以大數據為重點的電子信息、大健康新醫療、先進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科技服務業等幾大領域。

記者了解到,示范區建設的時間表已經明確,通過“一年有框架、兩年有形象、三年有格局、五年大發展”,將京南示范區打造為創新要素聚集區、科技金融示范區、體制改革先行區、成果轉化樣板區。

郭玉明介紹,到2020年,力爭使“京津研發、河北轉化”的模式基本形成,區域內研發投入占GDP比重達到3.5%以上,培育一批十億級創新型企業、百億級產業集群、千億級科技園區,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60%以上。

未來,京南示范區將成為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科技成果轉化中心,成為全省創新發展的新引擎、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支撐、全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示范樣板。

3創新制度機制探索已經開始

不久前,《國投京津冀科技成果轉化創業投資基金組建方案》獲國家批復。

如今,這項為京南示范區“量身打造”的成果轉化專項基金正逐步得到落實。科技部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引導基金的2億元,平臺“合伙人”京津冀三地的1.5億元、1.2億元和1.3億元均已到賬,負責基金管理的第三方也已通過競標確定。

“這只是起步,按照計劃,省、市、縣三級3年內將設立規模30億元的基金,重點用于對接國家基金、吸引金融資本、匯集社會投資。”省科技廳計財處副處長逯國英介紹,圍繞京南示范區的建設,我省已出臺15條相關舉措。

僅科技金融方面,除了科技成果轉化創業投資基金,示范區還將設立科技型中小企業貸款風險補償資金和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引導基金初始規模為5000萬元,以加快科技成果轉化及產業化進程。

打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腸梗阻”,并非一個企業、一個園區所能解決,還要有賴于政府更好發揮作用。郭玉明表示,我省將進一步完善政策環境,在體制機制、建設模式、技術交易、人才引進、科技金融等方面展開全方位探索和引導,建立符合科技創新規律和市場經濟規律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體系。

值得關注的是,京南示范區的一些地方,已經開始了引入PPP模式進行積極探索。

京南示范區中的“一園”——固安高新區,自建園之初,便引入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這一市場力量。華夏幸福不僅參與園區前期空間規劃、產業發展定位,而且全程參與園區招商運營、產業布局,積極搭建金融、人才、創業等產業促進平臺。讓市場發力,固安成功地由傳統農業縣蝶變為產業新城。

郭玉明認為,作為京南示范區的組成部分,固安模式的成功,將對PPP模式在整個示范區的復制和推廣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據了解,除了創新建設模式,我省還將加強示范區人才引進。按照部署,我省還啟動實施了“3111”人才引進計劃,即3年內引進100個帶成果帶技術帶專利的創新團隊、100名產業領軍人才、100名創業導師,充分發揮科技第一生產力、創新第一動力的作用。

京南示范區規劃的落地實施,僅僅意味著京津冀在基礎架構上實現了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可能,實現高效對接,還需要更具針對性的、及時準確的信息保障。對此,王志欣介紹,我省目前正在著手創建一個科技成果信息交匯、發布與服務系統,以實現區域內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一站式公共服務全覆蓋。

可以預料,隨著示范區的創建,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新機制、新模式、新路子,為全國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提供經驗參考和借鑒。

熱點樓盤動態:   [嘉禾一方花園]多戶型房源現接受咨詢中 ?? ? ? [建工鳳凰城]主推133㎡三居及163㎡四居戶型   [龍岸清華]主推18#樓高層住宅大三居戶型     [吉祥天著]10#樓大平層現已發售   [信友城市之光]三居四居大戶型洋房在售

我要推薦
轉發到
武汉市赚钱行业